公开课
您的位置:首页 > 管理资讯 > 讲师专题 > 文章内容

​向华为学管理系列3: 经营管理中的忧患意识

时间:2019-10-06 01:18 发布者:changliang021 作者:常亮


谈到华为就必须提及一个词:熵,和熵增。我们今天来科普一下。

在《熵减》(华为大学编著)这本书里做了一些表述。首先是鲁道夫.克劳修斯发现热力学第二定律,定义了熵。“自然社会任何时候都是高温自动向低温转移热量。一个封闭系统最终会达到热平衡,没有了温差,再不能做功。这个过程叫熵增,最后状态就是熵死,也称热寂”。


我们来理解一下,首先自然社会是高温自动向低温进行热量转移,当一个系统是封闭的时候,最终会达到一个热平衡,也就是在这个点上没有了热量的转移,高温和低温都归到了同一个温度,没有动作了。这个从高温向低温转移再慢慢趋于没有转移、静止不动的过程就叫熵增。熵增的结果显然就是死亡,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生命力。


自然界如此,人类亦如此,任何形态的组织亦如此,企业亦如此。当能量不再流动时当高温不再存在时当没有温差时,熵增就出现了,熵增出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接下来就是死亡。因此对于一个由人类组成的各类组织来说,包括且不限于企业,要活下来很重要的一个动作就是“动”,我想这也就是华为提出以奋斗者为本的起源,奋斗者是在动的,奋斗是个动态词汇,以奋斗者为本意味着华为崇尚动,有意义的动。


《熵减》这本书的著作者华为大学对此做了个总结:“熵就是无序的混乱程度,熵增是世界上一切事物发展的自然倾向,即从井然有序走向混乱无序,最终灭亡。即世界上没有永动机,所有系统最终都会走向平衡静止,即熵死。”


世界上所有事物的自然倾向只有一个:死亡。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身体再健康的人类个体也一定有离开世界的那天;今天再强大的企业也有倒闭死亡的那天,这是物理学早就告诉了人们的,无一例外。我们需要做的是让生命更长一点,让生命的过程体验更丰富一点,人如此企业亦如此。


写到这儿我似乎明白了任总为什么总在不同场合表达华为的危机意识,经营管理中的忧患意识,因为死亡必然会到来,因此需战战兢兢、怀着虔敬的心经营企业。


本文为常亮老师助手杨林原创。杨林本人有12年培训咨询行业经验,工作之余研究研究企业,写点小文章。常亮老师常驻上海,为知名领导力专家。常亮老师品牌课程:《管理变革与精益领导力》、《卓越凝聚高绩效团队的锻造》、《如何成为卓越管理者》、《从业务骨干到卓越管理者》、《组织沟通文化的变革与卓有成效的管理沟通》等。



  • 免责声明:
  • 本网所登载此文是由会员发布分享,仅为提供给感兴趣读者学习研究使用,不代表本站同意该文章的立场观点。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给予处理。 了解更多》